歡迎光臨
我們一直在努力

新華社連發3文討論中超降薪:每次對立都暴露中國足球老問題

原標題:新華社連發3文討論中超降薪:每次對立都暴露中國足球老問題

文章來源:新華社

中超降薪討論之一

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尤文圖斯、巴塞羅那……這是一份不斷增加的“足壇降薪大名單”,那么,這份名單中是否會出現廣州XX、上海XX、北京XX等名字呢?

疫情肆虐,全球職業體育賽事遭遇重創,基本處于停擺狀態,帶來的經濟損失也讓從業人員痛徹心扉。目前已有多支德甲、西甲、意甲球隊頒布“減薪令”,財政危機甚至波及足協,澳大利亞足協70%的員工暫時停薪離崗,烏拉圭足協臨時解雇所有工作人員。

那么,同樣受到新冠肺炎疫情重創的中超聯賽和俱樂部,是否也會降薪?新華社記者近日多方采訪,梳理了有關中超降薪的各種聲音。

俱樂部:痛并糾結著

虧到心痛,不愿出頭,也不方便出聲。這是中超俱樂部相對普遍的心態。

收入為零,純支出——青島黃海俱樂部總經理孫迪曾對媒體這樣形容俱樂部近期的狀態?!奥撡惒婚_打,招商贊助就舉步維艱,就很難很難,然后球票包括方方面面的售賣也都是停滯的。所以說俱樂部原本還可以有一些收入,現在就為零,真的純支出了?!贝送?,許多外援、外教由于疫情原因還沒歸隊,但俱樂部依然需要支付酬勞。

這也是中超俱樂部面臨的共同困難。

盡管如此,不少中超俱樂部在接受采訪時都表態暫不考慮降薪。一支傳統勁旅就表示:“暫時沒有具體的降薪想法和方案,回頭跟球員一起商量一下?!?/p>

某中小俱樂部負責人進一步指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降薪問題,新賽季還沒開始,特別是有保級任務的俱樂部,如果球員因為降薪問題出現抵觸情緒,比賽失控,那就得不償失了?!?/p>

還有俱樂部分析,是否降薪要看疫情發展態勢,要看對賽事的整體籌劃,薪資和賽事的開展程度密切相關;不建議強行推進,也不建議對工作人員薪資進行大幅調整;降薪是整個職業聯賽需要統籌考慮的事情,“如果說是俱樂部自發的單方面行為,是否合理值得商榷”。

另一支近幾年沖超成功的俱樂部雖然表態“傾向于降薪”,但又提出,還是要看國際足聯和中國足協的政策,如果有,俱樂部會參照執行。

有俱樂部更是直言:“各俱樂部都在觀望,問題是誰都不愿意第一個出頭?!?/p>

有消息稱國際足聯將于近日出臺關于降薪的建議,中國足協方面則還沒有公開發聲。一位足協內部人士表示,最近可能要組織俱樂部管理層和球員代表一起商討,“個人建議先設一個保底,有一個基礎保障,剩下的工資按照比例,比如今年聯賽恢復了100%那就發100%,70%就發70%”。

另一名足協相關人士也對適當降薪表示贊同,認為具體措施應因人、因俱樂部而異,“但最終還是要由俱樂部去做,協會去呼吁或者要求可能都不太合適”。

球員:中歐應有別

作為可能的利益受損方,球員怎么看?從新華社記者了解到的情況而言,不少國內球員并不太愿意接受降薪,但他們也不愿意公開表態。

一名老牌俱樂部的隊員表示:“俱樂部還沒聊過降薪的事,但都不希望降薪?!?/p>

武漢卓爾隊的艾志波算是少見的公開發言的球員。他在社交平臺主張減薪應“中歐有別”——中超俱樂部營收不主要靠轉播分成和俱樂部周邊,疫情短時間內難以造成傷筋動骨的影響;歐洲球隊球員都放假回家了,而中國球員大多仍在集訓;合同中相關條款不健全,降薪缺乏法律依據。

的確,中超職業化程度相對較低,俱樂部受停賽的沖擊不同于五大聯賽。足協曾公開的一份職業俱樂部財務成本分析顯示,2016賽季中超16支俱樂部總收入70.82億元,虧損39億多,收入64%來自商業贊助。

至于艾志波列舉的第二點,大多數人仍堅持訓練,也是很多球員反對降薪的理由。有球員就表示:“從去年12月起一直跟隨著俱樂部訓練,按時出勤,做好了自己該做的事情?!?/p>

此外,據其他媒體報道,也有球員認為適度降薪可以理解,表示:“現在最重要的是,如果不降薪,還能不能支撐得???如果說降薪能夠讓企業運轉得到緩解,那么接受降薪就是與俱樂部共患難吧?!?/p>

球迷:薪資早就該降

在球迷之中,綜合網民評論以及記者的采訪,主流聲音傾向于“該降”,且“早就該降”。

在PP體育及網易發起的投票中,均有九成多球迷支持降薪;在微博投票里,71%的人認為應該降薪,16%認為需要看具體損失。支持者的觀點是:“沒比賽就要減收入”“和疫情沒關系,本身就應該降”“正好是個全面降薪的契機”。

中超球員身價虛高問題早就存在。在“體育情報”網站發布的2019年全球體育薪資調查報告中,中超以120.7萬美元的平均年薪排名足球領域第六,僅次于五大聯賽。足協在2018年底出臺“四大帽”政策,對俱樂部薪酬等進行限額。

足協內部人士坦言:“如果是趁這個機會把薪酬標準調下來,對于中國足協下一步推行降薪政策可能會有一定幫助?!?/p>

除了高薪引發的關注,還有球迷認為疫情期間降薪意義不大?!皻W洲降薪考慮的是降低運營成本,避免虧損,中超有不虧損的嗎?”

也有人反對:“因為母公司體量大且投資中超原本就虧錢,所以不應該減薪,這是‘流氓邏輯’?!?/p>

部分球迷指出,在球員堅持訓練的情況下降薪有失公平,如球迷侯潔玉認為:“日常訓練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何況聯賽后面還會恢復?!钡灿腥吮硎井斚陆洕痪皻?,球員應體諒。球迷趙誠則說:“設身處地地想,干多少活拿多少錢,沒比賽打就應該降薪?!?/p>

一名國安球迷預測:“應該降薪,但我認為不會發生,至少不會大規模發生。既然企業更多是為宣傳自己而不是賺錢,那沒必要為了幾個月的薪水和球員撕破臉。而且入籍球員也一起降嗎?”

專家:呼喚聯盟 共度時艱

“俱樂部和球員,在勞資關系上可能有一些對立,但總體來講,大家是一個利益共同體?!标P鍵之道體育咨詢公司總裁張慶說。

他認為,從俱樂部購買的角度看,付給隊員的薪資是通過出售競賽表演性產品來獲取轉播收益、門票、贊助等,若賽事縮水,收益必然縮減?!皬倪@個意義上講,我認為適當的降薪是合理的,而且作為球員也可以表達這樣一個姿態?!?/p>

體銀商學院聯合創始人、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仲裁員安壽志也贊同“共同體”的觀點,表示:“鼓勵球員適當考慮俱樂部受疫情影響的實際情況,與俱樂部共度時艱?!?/p>

但降薪最終能否發生,兩位專家都覺得說不準,畢竟中歐足球生態邏輯、談判機制等都有不同。

張慶認為,俱樂部會慎重考慮,“中國企業投資俱樂部,不是嚴格意義上按照一個投資生意去經營,所以疫情之下不會單單從收益成本損失的角度去考慮,還要考慮決策出來后可能造成的社會影響”。

還有媒體人指出,對不同俱樂部要分別而論,一些中小俱樂部普通球員的薪資可能并不高。安壽志也提示:“一些因財政困難已存在對球員拖薪或欠薪情況的俱樂部,如果貿然提出降薪,可能會激發原本已存在的薪資矛盾?!?/p>

降薪是個復雜的決定,如果最終施行,協商必不可少。一方面,多位受訪對象都提到,當前缺少一個協調各方利益關系的機構,疫情下更加凸顯成立職業聯賽理事會、中超聯盟的迫切性。

另一方面,就實際情況來說,安壽志介紹,如果球員合同有約定不可抗力或時勢變更的條款,俱樂部和球員可按照約定進行調整;如果沒有約定,則應當按照友好協商的原則進行溝通。他還建議明星球員發揮表率作用,俱樂部管理層也可主動降薪。

“無論降還是不降,都應當依法進行,各方的權利都應當受到尊重?!卑矇壑菊f。

中超降薪討論之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職業化并不完備的中超就降薪這個問題陷入了糾結,那我們看看職業化發展程度較高、同時財務制度相對良好的德甲是怎么做的。

團結,是德國足球界人士最近一段時間使用的“高頻詞”,其中最重要的涵義之一是利益相關方要在降薪上達成共識。截至目前,超過三分之二的德甲俱樂部已宣布全隊降薪,各俱樂部自行決定降薪幅度。

無論德國足協(DFB)還是德國足球職業聯盟(DFL)都沒有對球員降薪做統一要求、建議、引導或是協調。降薪是各俱樂部自主行為。

自主,并非自愿,而是形勢所迫。

據德新社此前報道,如果德甲本賽季就此結束,將比計劃賽程減少9輪賽事,單是電視轉播收入就減少3.7億歐元,總共面臨7.5億歐元損失。從DFL發布的上賽季財報來看,直播和贊助占據了德甲收入結構的最大份額。

而對于德乙、德丙以及更低級別地區性聯賽俱樂部來說,賽場直接收入是主要經濟來源,聯賽停擺直接將他們置于“水深火熱”之中。有些俱樂部不得不在網上預售“啤酒烤腸券”和“虛擬門票”來勉強度日。

據德國《踢球者》雜志報道,聯賽正常進行情況下,本賽季最后一期版權費用將于5月初支付。如果聯賽一直未能重啟,轉播商和合作媒體屆時不支付版權費用(分期)的話,德甲、德乙兩級職業聯賽有13家面臨破產危機,其中德甲俱樂部有4家。

這就是為什么DFL一直不肯放棄賽季的原因,他們仍堅持在6月30日之前,以空場的形式將比賽打完。

然而,部分轉播商因聯賽停擺也陷入經營困境。體育直播流媒體平臺DAZN正在考慮停止支付賽事版權費用。如果這樣的情況加劇,聯賽將面臨斷供風險。

這是一場事關生死的拉鋸戰。降薪,既是救人,也是自救。

具體來說,德甲俱樂部降薪分為兩類,一類是以球員、教練組和俱樂部管理層為代表的“高薪人群”,二是俱樂部普通工作人員。兩類人群均面臨收入銳減。

德甲、德乙3月13日宣布停擺后,18日德國足球界就傳出降薪聲音。第一批主動釋放降薪信號的是德國國家隊主教練勒夫和領隊比埃爾霍夫。他們在與德國足協主席弗里茨·凱勒交談時表示愿意考慮降薪。

在“全隊降薪潮”中倒下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是門興格拉德巴赫。3月19日,門興宣布,總經理、競技主管、教練團隊和全體球員自降薪水。據《萊茵郵報》報道,降薪后,俱樂部一個月可節省約100萬歐元開支。

德甲領頭羊拜仁慕尼黑高薪球員很多,過去兩個賽季里,俱樂部人力成本高達3.36億歐元。此次拜仁全隊降薪幅度達20%。隊長諾伊爾說:“職業球員是特殊群體,在球隊需要時,可以從我們開始削減開支?!?/p>

多特蒙德俱樂部總經理瓦茨克是聯盟最早站出來表示自降薪水的俱樂部高管之一。在聯賽停擺期間,他愿意放棄三分之一的薪水。隨后,多特球員紛紛加入降薪隊伍,預計可以省出上千萬歐元的開支。

俱樂部普通員工也面臨降薪風險。柏林聯合、美因茨、科隆、沙爾克04等德甲俱樂部以及大部分德乙俱樂部都宣布為員工申請“短工津貼”。這是一項由政府和企業共同為職工發放工資的救濟制度,用來應對不可控的社會經濟危機。職工通過申請“短工津貼”可以獲得原來60%至70%的薪酬。一些德甲俱樂部表示盡量保障職工薪酬不縮水,用高薪群體減下的薪水,彌補普通員工30%至40%的薪酬損失。

美因茨俱樂部體育總監施羅德說:“當我們開會討論這個話題時,幾乎沒遇到什么障礙。球隊洗衣工都跟我說,愿意放棄俱樂部發的汽車加油卡?!?/p>

在史無前例的疫情面前,大多數俱樂部和球員都明白一個道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災難面前,沒有人能脫離集體,獨善其身。拜仁、多特、萊比錫和勒沃庫森還發布聯合聲明,共同籌集2000萬歐元資金,用來幫助兩級聯賽中出現困難的球隊。

德國足壇名宿海因克斯不久前接受《踢球者》采訪時說:“球員與俱樂部要同心同德、相互支持。如果當前賽事體系崩塌,他們和經紀人將無法決定能賺多少錢,合同上的說法難以兌現?!?/p>

對于德國足球界而言,聯賽停擺讓收入縮水成為既定事實,與其被動接受,不如主動降薪,體現出足球界應有的社會擔當。

雖然中超和德甲有很大的差距,各自的俱樂部經營情況并不一致,球員的個人保障也不盡相同,但德國足球界的做法,也可以給中國足球提供一個參考。

中超降薪討論之三

一時間,關于中超俱樂部、中國球員是否應該像他們的一些歐洲同行一樣,在疫情期間削減自己的薪水,成為中國體壇在這個冷清的特殊時節的一個熱話題。

降或者不降、怎么降、降多少、外援和歸化球員降不降、誰來主導……降薪的每一個層面,都引起了很大爭論,正反雙方都有自己的說辭。而降薪爭論中直接涉及的行業人員,往往態度謹慎,更加增加了這場爭論的復雜性。

這場爭論遠遠還沒有結論。就連水平遠超中國的歐洲足壇,對于是否降薪,也不乏爭議之聲。

這次減薪的直接原因很清楚,不是“百萬富翁(球員)和億萬富翁(投資人)的斗爭”,而是疫情下,第三產業遭遇重創。職業足球聯賽作為競賽表演業的一員,本質上也是第三產業的一部分,難以逃脫這次災難,其從業人員,自然也難免遭受損失,這是這次減薪爭論的大背景。

而民眾熱衷看到減薪,是因為球員薪水“過于搶眼”。在西班牙,有醫學人員吐槽讓梅西、C羅來研發疫苗,雖然是一句牢騷話,但也反映了一種普遍的心態。

而放在中國,因為中國足球成績的落后,這種心態更被放大。民眾直接看到的,是落后的水平和高昂的薪水之間的對比。

有媒體報道,2019年中超球員平均年薪120.7萬美元,排名世界第六。而這和中國足球的整體水平并不相配,雖然有“戶口本”加持(也有足球人才過少的客觀現實),但這個幅度超過了公眾接受的底線,一如對流量明星們的批評。

除此之外,這次的爭論中每一次的對立,都暴露著中國足球的老問題:職業文化缺失、造血能力不足、青訓人才匱乏、職業聯盟難產……

這些,都是中國足球改革要解決而還沒解決的。因此,腳踏實地地繼續推動足球改革,才是唯一途徑。

否則,即便這次中超大幅度減薪,暫時平緩了爭論。但下一次風波來臨,中國足球還是沒有大的改變的話,他們依然會處在輿情的風口浪尖上。(執筆記者:樹文;參與記者:公兵、周凱、丁文嫻、劉旸)

責任編輯: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極速體育資訊網 » 新華社連發3文討論中超降薪:每次對立都暴露中國足球老問題

評論 搶沙發

  • QQ號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登錄

忘記密碼 ?

切換登錄

注冊

亚洲男人的天堂在线a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