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一直在努力

中超本周召開會議探討降薪 若無法正常開賽或決議執行

原標題:中超本周召開會議探討降薪 若無法正常開賽或決議執行

疫情何時平息尚無時間表,世界經濟陷入窘境,全球職業體育更是無法獨善其身。降薪已成全球職業體育共同面臨的問題,聯盟、俱樂部、球員各種拉鋸戰。有人表現高風亮節,有人顯得斤斤計較,猶如世間百態眾生相。據悉,中國足協本周將召開聯賽工作會議,與俱樂部首次商討有關球員降薪問題。

作為世界第一運動,職業足球受疫情影響是最大的,尤其是英超、西甲、意甲、德甲等歐洲聯賽。國際足聯近日提出重要舉措,球員需要在目前的特殊時期接受降薪50%的條件。泰國足協積極響應,決定協會所有成員減薪50%,這個決定也包括現任泰國主教練西野朗。

降薪是大勢所趨,符合俱樂部發展的客觀規律,畢竟球員的薪水支出是俱樂部運營成本的大頭。關鍵是如何合理降薪,既要維持俱樂部的正常運營,又不至于引起球員的不滿情緒。中國職業足球可能也無法置身事外。

英超“一刀切”降薪30%惹爭議

繼德甲、西甲、意甲紛紛降薪自保,遲遲沒有聲音的英超近日終于有了動作,不過降薪阻力不小。英超聯賽官方宣布20家英超俱樂部一致同意就有條件降低球員30%年薪并延期支付征詢球員意見。對此,英格蘭職業球員工會則聯合20支英超球隊隊長發表聲明,拒絕英超聯賽30%降薪的提議。球員工會指出,英超球員工資中所繳納的稅款是英國政府諸多公共服務支出的重要來源。

以曼城球星德布勞內為首的一批球員明確表示他們不愿意降薪。德布勞內等球員認為,“我們俱樂部的老板都是超級富豪,我們不想為他們省錢,我可以將我的工資捐獻出去,而不是給老板們省錢?!?/p>

前曼聯球星、英冠德比郡隊隊長魯尼認為,降薪30%這種“一刀切”的做法并不合適,“我已經34歲了,在很長的職業生涯中掙了足夠多的錢,所以我來放棄一些薪水是沒問題的,”魯尼表示,球員也面臨著和其他人一樣的種種難題,“但不是所有球員的財政狀況都一樣,我有一個隊友現在還和自己的媽媽租住在國有的房子里,如果哪一天英冠也要和英超一樣降薪,他2000英鎊的周薪就要減少600,而他還要養活一大家子人?!?/p>

魯尼認為,降薪的方案應該給予球員充分的靈活度,根據球員自身的情況量力而行,“俱樂部應該坐下來和每一位球員商談,有的人可以降低30%,有的人說我可以降低5%,這些都沒有任何問題,所有人的選擇都應當被尊重,”魯尼表示,英超聯賽現在就是把球員擺在公眾面前當擋箭牌和替罪羊。

盡管英格蘭職業球員工會的態度強硬,但很多球員還是想貢獻他們的力量。利物浦隊長亨德森就在組織英超各隊隊長們開會,探討通過建立基金的方式支援醫療系統。英超中最有行動力的當屬曼聯,曼聯球員主動減薪660萬英鎊捐助給國家醫療服務體系。

意甲降薪30% 西甲仍在談判中

6日,意甲官方宣布確定降薪30%左右。 西甲官方降薪方案則還在談判的拉鋸戰中。

尤文可謂意甲降薪的領頭羊。上周,在隊中頭號球星C羅的領銜下,包括C羅在內的所有一線隊球員同意在3月到6月減薪,累計為俱樂部省下約1億歐元的資金。其中C羅一人便多達1033萬歐元。福布斯新聞分析稱,斑馬軍團(尤文綽號)全隊工資是意甲球隊中最高的,而省下的這筆錢相當于年薪總額的30%。尤文俱樂部去年收入為4.4億美元(約合4億歐元),利潤為4700萬美元(約合4345萬歐元)。

尤文降薪之后,意甲聯盟也與意大利球員工會就意甲停擺期間的球員待遇問題進行談判。6日,意甲官方發布公告,表示意甲球隊就球員降薪問題達成統一。如果聯賽無法恢復,則球員需要放棄4個月的工資,約30%的年薪;若聯賽恢復,則球員只需放棄2個月的工資。這次意甲宣布集體降薪,媒體估算意甲球隊共計可節省約5億歐的開支。

較早前,西甲官方已經敦促各支俱樂部啟動ERTE(《臨時就業法規文件》)。目前,巴薩、馬競、西班牙人和阿拉維斯等多支俱樂部已經宣布啟動這項政策。

因球員工資占賽季總預算的61%,巴薩成為西甲最早降薪的俱樂部。此前,巴薩內部對于降薪有很多反對的聲音。俱樂部一度利用足球媒體進行“道德綁架”,引發球員不滿。好在最后俱樂部和球員間還是達成協議,梅西、蘇亞雷斯、布斯克茨、特爾施特根、羅貝托等巴薩一線隊球員集體宣布降薪70%,同時球員還將自動降薪2%,以使得俱樂部的工作人員可以得到100%的工資。

西甲職業聯盟主席特巴斯認為,球員們應該承擔這場疫情危機造成的經濟損失的46%至49%。但西甲隊長們認為,考慮到本賽季西甲聯賽依然有望踢完,西甲轉播合同有望完成,因此讓球員們承擔這么大的損失是不合邏輯的。目前西班牙職業球員協會的提議是,球員們愿意考慮的降薪幅度為8%至10%。雙方仍在談判中。

勒夫帶頭降薪為德甲樹立榜樣

相比而言,德甲簡直是降薪的“模范”。早在德甲、德乙3月13日宣布停擺后一周內,德國國家隊主教練勒夫和領隊比埃爾霍夫就向德國足協主席弗里茨·凱勒表示,愿意考慮降薪。這也給德甲各大俱樂部樹立了榜樣。

為了幫助球隊應對此次疫情帶來的經濟壓力,許多德甲球員在社交平臺上紛紛表示愿意減薪來幫助球隊。云達不萊梅的主管鮑曼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球員們主動找到高層表示愿意降薪。

3月19日,門興格拉德巴赫成為德甲第一家宣布降薪的俱樂部。俱樂部總經理、競技主管、教練團隊和全體球員自降薪水。降薪后,俱樂部一個月可節省約100萬歐元開支。

德甲領頭羊拜仁慕尼黑高薪球員較多,過去兩個賽季里,俱樂部人力成本高達3.36億歐元。此次拜仁全隊降薪幅度達20%。隊長諾伊爾說:“職業球員是特殊群體,在球隊需要時,可以從我們開始削減開支?!?/p>

多特蒙德俱樂部總經理瓦茨克是聯盟最早站出來表示自降薪水的俱樂部高管之一。在聯賽停擺期間,他愿意放棄三分之一的薪水。隨后,多特球員紛紛加入降薪隊伍,預計可以省出上千萬歐元的開支。

災難面前,更需要守望相助。拜仁、多特、萊比錫和勒沃庫森發布聯合聲明,共同籌集2000萬歐元資金,用來幫助兩級聯賽中因疫情危機陷入困境的球隊。其中的1250萬歐元來自本賽季剩余比賽中尚未分配的轉播分成,四家俱樂部放棄了這部分收入,同時各俱樂部還從自己的賬戶中總計拿出了750萬歐元。資金的具體分配標準由德國足球職業聯盟主席團來制定。

中國職業足球會不會降薪,也將成為中國球員和球迷關心的問題。與歐洲聯賽不同,中國的各級聯賽還在備戰期,球員仍在集訓,俱樂部也在等待開賽。除非受疫情影響,中超今年無法正常舉行,那降薪將勢在必行。

當下如何共渡難關?在沒有職業聯盟、又缺乏相關法律條款支撐的情況下,中國足協作為行政職能部門,可以起到牽頭協調作用,了解各俱樂部的實際困難,制定下一步計劃。有球員表示,適度降薪可以理解,“如果說降薪能夠讓企業運轉得到緩解,那么接受降薪就是與俱樂部共患難吧?!?/p>

上觀新聞

責任編輯: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極速體育資訊網 » 中超本周召開會議探討降薪 若無法正常開賽或決議執行

評論 搶沙發

  • QQ號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登錄

忘記密碼 ?

切換登錄

注冊

亚洲男人的天堂在线a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