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我們一直在努力

觀點-足協如何制定減薪細則考驗智慧 僅靠單一規則恐現不公

原標題:觀點-足協如何制定減薪細則考驗智慧 僅靠單一規則恐現不公

在4月9日上海舉行的中國職業俱樂部研討會上,中超、中甲、中乙三級俱樂部代表就“俱樂部和球員在充分協商的情況下實行全隊統一標準的合理減薪”達成共識。但也正是因為減薪涉及各方利益重大、具體問題較為復雜,且問題的解決不能脫離法律及契約的框架,因此對于“統一標準”如何界定,各方不可能僅僅通過一次視頻會議就能推出執行細則。而從研討會邀請俱樂部、律師、經紀人各方表態來看,中國足協在推出指導意見、俱樂部在執行“減薪”的過程上面臨不同難題,他們對于具體工作也都格外謹慎。

減薪實為俱樂部心聲

與職業化高度發達的歐洲主流聯賽所流行的減薪有所不同,國內職業足壇早在疫情發生之前就對減薪或限薪概念產生了共鳴。在2018年12月上海進行的職業聯賽當季總結會上,中國足協推出了一系列旨在抑制國內職業足壇非理性消費、為俱樂部投資人減負的限制措施,而在去年底的職業聯賽會議上,中國足協也向各級俱樂部推出了比較明確的國內聯賽本土球員及外援(新簽)限薪動議。

部分俱樂部負責人透露,在去年底、今年初的非正式溝通過程中,多家中超俱樂部都表示新賽季縮減或者謹慎投入。部分俱樂部在奪冠無望、降級無憂的背景下,甚至考慮在新賽季采取單外援戰略。而有些俱樂部在與球員溝通續約或擬簽訂新約過程中,已經有意識降低薪資標準。換言之,“金元風暴”過去后,中超及國內俱樂部在引援投入方面已經趨于理性,減薪從那個時候開始其實已是大勢所趨。

2018年底中國足協提出限薪政策

疫情的發生突如其來,但客觀上卻為各俱樂部縮減開支起到了提速作用。當然不得不提的是,受疫情影響,相當一部分職業俱樂部投資人受本企業主業(如房地產業)虧損、入不敷出的影響,也不得不通過“節流”止損。由于球員、教練員合同責任主體是俱樂部,因此一旦俱樂部單方決定減薪,那么必然構成違約。這樣的舉動在法律或者契約層面來說是立不住腳的。于是不難理解他們主動找到中國足協索求“減薪指導意見”的動機。甚至有業內人士非常直白地形容“俱樂部想借中國足協之手,讓減薪成為合情合理的結果?!?/p>

在業內人士看來,還有一類現實問題左右俱樂部的“減薪心理”。由于不同俱樂部因自身財力、經營狀況不同,其設定的中、外球員薪資標準高低參差不齊,那么各家減薪力度不一,仍會造成巨大的薪資差異,那么相對標準較低的俱樂部就會擔心自己的核心或者主力球員因減薪而被財大氣粗俱樂部挖角。所以這樣的俱樂部當然希望中國足協能夠“統一標準”。

足協指導意見細則難出臺

按照計劃,減薪問題工作組在初步溝通后,還計劃與三級職業聯賽所有代表進行更廣范圍的溝通。據了解,為確保規則出臺合法、科學、公正,中國足協特邀兩名深諳體壇法務問題的律師專家加入工作組,其中1人據說還曾深入參與國內職業籃球聯賽法務工作。此外,還有1名長期為國內俱樂部運作優質內、外援,業界口碑極佳的經紀人受邀參會。大家普遍認為,既然俱樂部球員、教練員等從業人員能享受國內職業聯賽蓬勃發展帶來的紅利,也就說能“同甘”,那么在疫情期間足壇方方面面遭影響、受損失的情況下,大家也應該有責任和勇氣“共苦”。

恒大俱樂部近年一直引進高質量外援

9日晚6點,各俱樂部接到了后面會議暫時取消的通知,原因是工作組成員提出了許多有益的建議或意見,需要足協法務及相關部門人員匯總后形成完整方案,再向各俱樂部領導匯報相關情況。意味著,疫情當下,各方對減薪均抱以理解、支持態度,但如何“統一標準”,還需要細算。

各代表提出的細節問題很多,綜合來說主要集中在“減薪標準”如何具體量化的問題上。如目前三級職業聯賽薪資水平總體上差距較大,部分中超普通本土球員的年薪超過1000萬元,而中甲、中乙俱樂部主力球員從幾十萬元到幾百萬元不等。有些年輕球員的薪資水平更低。此外同一級別不同俱樂部、同一俱樂部不同類球員的薪資標準也不同,甚至連工資構成形式也不同,有些球員至今按月領薪。外援、外教的薪資問題也比較令人頭疼。由于其薪酬普遍遠高于俱樂部本土人員,那么是否“多掙多減”,也需要中國足協和各俱樂部謹慎思量。

國安外援身價不菲

由此來看,中國足協即便出臺“減薪指導意見”,僅按聯賽級別劃線設標準恐怕不可取。從溝通情況看,中國足協有可能按球員、教練員既定薪酬額度來分級,隨后不同薪資級別的人員按不同比例落實減薪。但此類方法同樣需要經過復雜的計算。舉例來說,如果“指導意見”以年薪1000萬元作為某級別球員的減薪計算標準,那么年薪為999萬元與年薪在為1001萬元的球員一旦按不同標準產生減薪額度巨大差異,那么就會造成不公。

俱樂部提訴求 如何接招考驗足協智慧

從研討會及會后中國足協發布的官方會議通報來看,中國足協制定“減薪指導意見”不僅需要緊跟國際足聯相關問題的指導意見,更要在具體工作中確保嚴守法律法規,尊重契約。事實上,對于國內各個行業在疫情期間能否落實其工作人員減薪、如何減薪?

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曾于1月24日作出過解釋。當時下發的《關于妥善處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勞動關系問題的通知》(下稱《通知》)曾表達這樣的意思。那就是降薪的合法性取決于企業采取的降薪方式,即如何實現對員工的降薪。如果與員工協商一致降薪,法律是允許的。企業強制單方面決定員工降薪,一般來說是不合法的,如果企業制定的薪酬結構中有績效工資或浮動工資部分,那么允許正常的績效考核導致薪酬合理調整。與此同時,《通知》還特別要求企業如果與員工就降薪問題達成一致,那么必須保留協商紀錄,比如微信、郵件回復等等。

國腳們的年薪動輒千萬以上

上述內容表達的意思與國際足聯近期發布的有關俱樂部人員減薪指導意見的意思有相近之處。比如,國際足聯在“行動指南”中,鼓勵俱樂部和球員共同努力,尋求達成協議。如果當事方無法達成協議發生糾紛,那么國際足聯在受理糾紛時考慮的首要因素就是“俱樂部是否真正嘗試過與球員達成協議”,其次還有球員減薪前后的實際收入水準。

中超各隊年輕球員的收入往往偏低

那么國內職業聯賽球員工資構成是否符合降薪要求?對此有俱樂部人士曾透露,“絕大部分中超球員工作合同中的收入項都比較簡單,多以簡單的年薪來計算,并不存在基本工資、浮動工資、績效獎和各種補貼等類別,因此《通知》中的可調整收入對于職業球員來說基本不可用。也就是說,如果俱樂部沒有根據合同的規定按時、按量發放工資,那么就有發生法律糾紛的風險。至于比賽獎金,則因目前聯賽沒有事實開賽因此無從談起?!?/p>

正如業內人士所言,俱樂部某種意義上把減薪問題的“皮球”踢出,中國足協需要開動腦筋,爭取做到合理“控球、分球”。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肖赧

責任編輯: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極速體育資訊網 » 觀點-足協如何制定減薪細則考驗智慧 僅靠單一規則恐現不公

評論 搶沙發

  • QQ號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登錄

忘記密碼 ?

切換登錄

注冊

亚洲男人的天堂在线aⅴ视频